连续几声闷哼传来,张浩定晴一看却是白玉堂与展昭又各吃了陈世美一记。手机下载请到真是不有想到陈世美如今的武功居然合他们四人之力都不能擒下。那只有动用他的手枪了,可是他却不想一枪结果了陈世美,他还要先将他挂牌游街示众,然后再罗列上那些可以遗臭万年的罪名。

    顾不上那么多了,先收拾了再说,大不了一枪爆完他的头,再让包大人往铡刀里一塞也不是不行。

    想到这里,张浩手抬起,枪平端,嘭的一声传来,陈世美在四人夹攻之下,无法闪躲应声倒地。\只是张浩那一枪稍稍偏了一些,擦着陈世美的脸颊贯穿而过。顿时陈世美面目全非整张脸上全都是血。

    陈世美,本驸马让你横着死,你休想要竖着亡!张浩在心中冷哼了一声,看着展昭迅速出指封住了陈世美周身上下的几处大穴,他才悠悠的侧身将一脸冷凝的柳茜茜揽到了身前。

    *******

    转眼几个月过去了,陈世美已伏法,秦香莲拿着开封府救济的几百银两,带着陈世美的骨灰回陈家村了。\包大人也已经如历史上流传的一般将他判为铡刀之刑。只是此事一了,本驸马便再也不能出现在人前了。知道的那铡的是陈世美,真正的驸马是张浩。可皇上已于当日明令,参加白玉堂婚礼的一干人众,若有人走漏当天半点儿的事情原委,立诛九族!所以……该回家了!待在这大宋朝的时间不短了,该了的事儿也了了,如今皇上也完全可以自立于朝政之上了,而那狄家一门也随着狄王爷的病瘫在床没了依恃,贤王也因为有把柄在我们手里,改变心意一心一意的扶保仁宗皇帝。\

    “茜茜呀,我们回家!相信家里的人都等急了。”

    张浩看着小腹微微有点儿隆起的柳茜茜,伸手轻轻扶着那已快五个月身孕的小腹,一种为人父的自豪光辉映现在了他的脸上。

    “回家?小浩,你傻了不成?我们那赖以回家的旅行器都被陈世美毁了呀!怎么回去?”

    柳茜茜扫了一眼洋溢着一脸父亲圣光的张浩,先是白了他一眼,接着又伸手一指桌上放得葡萄,小嘴微张,那意思不言而喻,老娘要吃葡萄,快些送进嘴里来。\

    “毁了我不能再造吗?若不是这里可替代的材料难寻,哪里会用得上几个月的时间。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张浩翻了一眼柳茜茜,他压根不相信他这些日子鼓捣的时候,柳茜茜会没有留心留意。所以一句话,她是故意的,她还在小鼻子小眼睛的跟他计较那三年之约。

    哼!真当我眼瞎耳聋,什么都不知道呢!咱可没有忘记当初是怎么来的这里,就因为你当初对咱还没放进心里去,所以就使计将咱一脚踹到了这一千年之前,现在放进心里去了,又要带着咱回去。\当老娘是泥做的,想怎么捏就怎么捏呢?就21世纪那花花世界,红男绿女一抓一堆,回去之后难保你哪天喜新了,又故计重施将咱娘儿两个一脚一个踢到不知名的时空去。得咱还是待在这里有保障一些。

    “呃,那个再说!我现在身子福了也不太方便,再说了你那用替代材料做成的东西也不一定好用,万一在半路上出个差错,那可是会比生空难要严重的多呀!”

    哼!老娘当然也想回去,可前提是老娘要在回去这前将你小子的性子给磨圆了它。\老娘绝不回去!

    张浩看着眼中流露出坚定目光的柳茜茜,知道她是铁了心要折磨他个彻底才肯回去,什么安全系数不准,老子做成后都回去过一次了,哪里还会有什么问题。

    张浩看着柳茜茜一会儿瞅瞅她自己的肚子,一会儿又瞅瞅他的脸,一种被算计的感觉油然而生。\难不成她是想等生完了孩子以后再回去?

    张浩的脑中立刻映上一副画面,柳茜茜拎着一堆的沾有宝宝米四共的尿布,一条一条的甩到他的脚边,大吼一声快去洗尿布!

    张浩浑身一个激灵,不行一定要在孩子出生之前把她拐回去,这落后的大宋朝可是没有尿不湿可以用呀!为了可以不用洗那些沾满了米田共的尿布,一定要回去,必须的,不容商量。

    张浩打定了主意之后,便两眼看着柳茜茜,脸上瞬间涌上了比蜜还甜的笑容。\

    “不回就不回,反正这儿空气好,吃的东西也没有污染,孩子生下来也不用担心毒奶粉,找上几个奶妈轮流喂养就是了。一切全部都是绿色纯天然的,所以咱不回去了……”

    柳茜茜看着态360大转弯的张浩,心里开始犯上嘀咕了,这小子不会真不想回去了?难不成他在这儿有相中的女人了?也是了,凭他现在的地位,权势,还有那可以一看的小样子,随便勾搭两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还是可以办到的哈!原来他小子先前是试探老娘。\哼,美的你,说走这就走,连一点儿准备的机会都不会留给你。反正回去21世纪老娘一样可以像拎小鸡一样拎着你到处打!

    主意拿字,柳茜茜不再多说什么,站起身来就往宫内走。这要回去了,再回来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可不能傻到什么都不带走。反正咱带走的也只是皇兄与太后赏下来的一些小玩意儿,也只是咱在这里的一段时间里用过的首饰。

    所谓出家人不贪财,多多益善嘛!虽说小浩家财已经几辈子都吃不完了,不过自己留一点儿私房钱,不用张口伸手管他张家要总是好的。\

    柳茜茜一边收拾着她零零散散准备好的一些细软物件,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回去后要先做什么?是先去拍婚纱照举行婚礼,还是先乖乖呆在家里养身子待产。等以后带着宝宝一起去拍照办婚礼?

    “小浩,愣着做什么,没看见我都累成什么样了?快些过来帮我打包收拾!”

    张浩看着忙着大包小包的打包着无忧宫中东西的柳茜茜,他心中便乐翻了,原来她早就想回去了,只是一直在跟我虚耗着而已。

    张浩出了一声终于可以回家了的喟叹,一声不吭的走过去帮柳茜茜收拾着。只是当他现里面装的大大小小的东西时,不由皱紧了眉头。

    “茜茜,你要这些东西做什么?我张浩养不起你不成?”

    “切,哪个要用你养?这些可是老娘的私产,当然要带走了。快点儿,老娘今晚要坐在香格里拉的大厅里吃自助。”

    张浩不再说什么,只要能回家,便由着她!不就是充当一次脚力嘛!万一她回过味来又不走了,可惨了。香格里拉的自助嘛!还真是很怀领那里的生鱼片!非一般鲜美哪!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

    【言情中文网】在此感谢您对本站的支持,下次看本书时记得在百度搜一下【言情中文网或书名+言情中文网】,这就是您给本站更新的动力。

章节目录

相公你好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雨璇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璇儿并收藏相公你好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