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长的萌狐妖妻,第六章自食恶果(中)

    “你真是太让人……恶心了!”

    杨漪被抓的生疼,顺着那只手臂向上看去,才现,冷初阳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戴上了手套!

    “看什么,碰你一下,都让我恶心,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跟我谈合作,还想打她的主意,哼,给我滚!”冷初阳压抑着亟待爆的杀意,华艳的眸子血色飞窜。舒悫鹉琻

    当然,冷三少是什么人,虽然他不想剥夺了某萝莉的乐趣,这么快就毁了这件玩具,但是居然敢辱了他的耳,污了他的眼,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

    而且,在冷三少的眼里,从来就没有风度这两个字!

    眼见冷初阳的唇角绽开了狠辣的妖花,杨漪突然意识到,这个男人就跟骆雅文一样,都是不能亵渎的。

    不!

    这个男人或者更危险!

    本能的察觉到恐惧,杨漪当下就想挣脱冷初阳的钳制,转身逃跑。

    可惜,冷初阳那只戴着手套的手,就犹如钢钳铁铐,根本挣脱不开。

    “你……放开我!”杨漪死命的向后挣脱。

    冷初阳声音宛如血色的醇酒,笑的华艳灼灼,“好啊!”

    杨漪没想到这个男人会突然放手,根本来不及反应,整个身体就朝着左后方的方向跌去。

    那里赫然是一片尖锐的沙砾!

    “啊!”

    毫无意外的,杨漪出了一声惨叫,整个人划出去老远,腿上,胳膊上,被沙砾磨得鲜血淋漓,还有她的脸,直接在地上擦了萝卜丝,很多尖利的小石子几乎嵌进了肉里,转眼一张楚楚动人的娇颜,就变得狼狈可怖。

    感受到脸上的疼痛,杨漪几乎疯狂了。

    “啊,我的脸,我的脸!”

    杨漪接连两次的惨叫近乎歇斯底里,动静相当不小,众人听到了,当然不能无动于衷,很快就围拢了过来。

    只是,眼前的场景,却让他们有些震惊了。

    不管耿欣雅如何泼辣,陆雨浩如何阳光,这些人毕竟都是象牙塔中的青年男女,这种血肉模糊的场景,还是看的他们心中憷,只有骆雅文,看着冷三少血色妖娆的笑容,温润的眼底划过了一抹精光,若有所思。

    这时,就见江羽诺和江莎莎等人,拨开众人冲了进来。

    江羽诺看到杨漪的惨状,还是有几分心疼的,当下怒吼道,“小漪,你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样,你不是去方便了吗?到底生什么事了?”

    不得不说,这也是众人心底的疑问。

    杨漪眼见自己成为了众人的焦点,这才从疼痛中清醒过来,眼底急速飞转,随即楚楚可怜的抬头,恐惧的看了冷初阳一眼,瑟缩的偎在江羽诺的怀中道,“诺,是……是他,想对我不轨!”

    杨漪的手指赫然指向了冷初阳的方向。

    这话当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冷初阳是林绮梦带来的,耿欣雅等人虽然对他的身份人品都不怎么了解,但是光看气场,这人也不像是个会对女人不轨的男人啊!

    出于本能,众人还是将视线都转移到了冷初阳的身上。

    对于这一幕,冷初阳视若无睹,只是将手上的手套摘了下来,嫌弃的扔了老远,然后对着倒车镜整了整自己的衣领。

    那无视的态度,直接让江羽诺怒火中烧。

    “这位同学,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个交代呢,你对小漪做了这种事儿,不轨未遂还伤了她的容貌,居然还能这么面不改色,简直就是下流无耻的人渣!”江羽诺难得有一回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再加上刚刚受了一肚子的闲气,现在直接一股脑的泄了出来,语气愤愤,字字铿锵,让人看上去,倒真是有那么几分正义的样子。

    只是,这份‘正义’在接触到冷三少满含刀锋的眸子之后,登时哑火萎靡了。

    “给你交代?”

    冷初阳居高临下的看着江羽诺和杨漪,华艳的眸子冷厉逼人,“那谁给我交代?”

    “你……你什么意思?”江羽诺躲闪着冷三少的目光,在巨大的压力之下,说话都有些结巴,抱着杨漪的手,似乎也有了几分放松。

    “什么意思?”冷初阳用修长白皙的玉指拨弄了一下紫意荡漾的乌,似嘲似讽的冷笑道,“明明就是她这个不要脸的女流氓偷看本少换衣服,要不然,她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儿,居然敢颠倒黑白?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德性,一个丑八怪,给本少提鞋都怕降了档次,碰你都嫌脏,告诉你,以后离我远点,让我看见一次,就整你一次!下次就不是单单划了几道口子这么简单了!哼,浪费了我一副珍藏限量版的牛皮手套,真是晦气!”

    这话让杨漪陡然睁大了眼睛,本就刺痛的脸颊更是一瞬间变得火辣辣的,她眼底惊怒交加,牙齿咬的咯咯作响,费了全身的力气才抑制住了脸色的扭曲,难以置信的楚楚可怜道,“你……你是故意的?!”

    似乎是想拆穿这朵小白花的真面目,冷初阳毫不掩饰的邪肆笑道,“对啊,我就是故意的,你想怎么样?你们能怎么样?”

    这话让围观的众人皆是嘴角抽了抽,对于这个华艳如妖孽般的男子有了更深的认识,骆雅文温润的眼底划过一抹忌惮。

    江莎莎双目越痴迷,江羽诺和江鸿则是敢怒不敢言。

    与他们相反,杨兰兰的眼底倒是涌上了浓浓的快慰,尤其是看到杨漪满脸鲜血,竟是让她产生了一种近乎变态的兴奋感!

    耿欣雅则是直接冲着郑星娆竖了竖大拇指,两人咬起了耳朵。

    “丫的,小梦带来的人就是不同凡响,太毒舌了,太给力了!”

    “嗯嗯,是啊,小梦这个初阳哥哥的气场不一般,我总觉得像是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说到这儿,郑星娆的脑子中,竟是不由得浮现出了当初跟林绮梦一同出现在星煌俱乐部的那个男子……

    此刻,因了冷初阳不留任何余地的质问,空气都隐隐凝滞起来。

    不过,却没有多少人责怪冷初阳,众人也不是傻的,从刚刚的反应和对话,他们就能看出来,这件事很可能是杨漪引起的。

    当时,不少人都看到冷初阳去换湿衣服了,虽然杨漪受伤倒地,但也没理由伤在这里,最好的解释就是,她根本是自己送上门来的!

    既然这样,那就是咎由自取,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就在气氛近乎凝固的时候,众人突然听到一个清脆悦耳的咀嚼声传了过来。

    “咯吱,咯吱,咯吱……”那响声脆嫩的好像要滴出水来,让凝重的空气瞬间变得轻松香甜了起来。

    众人侧目,就见某萝莉啃着一只红彤彤大苹果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冷初阳一见到某萝莉,笑容中的刀锋瞬间化为了和风细雨,似笑非笑的弯了唇角,“来的够晚了,吃饱了?”

    某萝莉走到他的身边,点了点头,软萌软萌的甜笑道,“嗯,大家都走了,食物是不能浪费滴,所以,我吃完了才过来的,就是好像没怎么吃饱的说,再啃两个苹果吧,咯吱咯吱……”

    眼见某萝莉一副‘我真的好伟大啊,我替大家把东西都吃光鸟’的模样,所有的人都是嘴角抽搐,双眼无光。

    有木有搞错啊!

    这才多大点功夫啊,居然都吃光了?!

    还有,他们根本就没吃完的好吗,这不是过来看看生了什么事儿吗,要不要这么速度啊!

    他们刚刚还琢磨着怎么没见某萝莉,感情人家晚来是有道理滴!

    骆雅文见此,眼底一暗:这个冷初阳对林绮梦还真不是一般的了解!

    就在林绮梦和冷初阳说话的当口,就见江莎莎突然愤愤不平的出言,“林绮梦,你瞧瞧,你的朋友把杨漪弄成这个样子,这都是你的责任,你说应该怎么办把?”

    这话一出,某萝莉才算是将目光落到了浑身是血的杨漪身上,一边啃着苹果,一边雪玉面团儿般的蹲下,一双水朦朦的淡茶色大眼,呆萌萌的瞧着杨漪,那纯净到近乎妖异的模样,让杨漪触目惊心,自惭形秽,心中隐隐将江莎莎也给恨上了。

    这时,就听某萝莉天真无邪的软糯道,“这地下的砂石真的好锋利呢,伤口真的好深呢,你瞧,要是再不治疗的话,恐怕会满脸都是疤痕呢!”

    林绮梦一边说,一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了一面精致的小镜子,放在了杨漪的面前。

    说真的,杨漪虽然知道自己的脸被伤了,但是出于扮演弱者的需要,再加上她急于洗脱自己的清白,所以,一时间几乎将伤势给忘了,只想着回去再治。

    但是,当她通过镜子,真正看到自己那张满是鲜血的脸孔后,整个人都慌乱了,崩溃了,歇斯底里了!

    “啊!啊!诺,我们快回去,我要去治我的脸,我们快回去!回去啊!”

    “你冷静一点!”江羽诺看着杨漪近乎丑陋的模样,眼底划过了一抹厌恶。

    但是,此刻的杨漪已经被刺激的失去了理智,只是不停的大喊,“我的脸!我的脸!我的脸……”

    面对这样的哀嚎,众人可做不到跟冷三少一般,视若无睹,于是乎,一场开开心心的山林烤肉,只能这样虎头蛇尾,仓仓促促的结束了。

    对此,袁滚滚和隗武等人十分不满。

    “不是吧,你们这些同学咋这么极品呢,我本来以为我们学校那块儿有一个姓宋的就够极品了,没想到啊,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袁滚滚以一种我真长见识了口气吐槽道。

    郑星娆只觉的面上无光,“少说两句吧!”

    “哎,女神不让我说,咱就不说了。”袁滚滚果断闭嘴。

    隗武这只二货青年却则是看着渐行渐远的山景,各种不甘。

    不得不说,经此一事,众人对于江羽诺五人是越的不待见了。

    夜晚,如期而至。

    从别墅所在的角度看去,夜晚的长白山,就像是被蒙上了一层蓝黑色的雾气,朦胧高远,衬着一轮明月,越的雄奇而神秘。

    从别墅往下看,则是将山脚下的万家灯火,尽收眼底,那感觉就像是低头万千星辰,抬头仙山飘渺,众人虽然下午都没有尽兴,但是,晚上出来欣赏一下夜景,也是极好的。

    就在众人迎风赏月,喝啤酒吃炸鸡的时候,在别墅区独立的医疗中心病房内,杨漪已然是被包扎的差不多了。

    她的右手和右腿都被绷带包裹了起来,整张右脸也被遮住了整整一半,虽然她的伤口都不深,但却十分多,最重要的是,那些沙砾都刺进了她的皮肉里,想要挑出来,还真是费了好一番功夫的说。

    杨漪也受了不少的罪,当然,毫无意外的,她再次将这一切归结到了林绮梦的身上。

    眼见医生将最后一块儿胶布剪断,伤口终于包扎完成,杨漪赶忙迫不及待的问道,“医生,怎么样,我的伤口怎么样?”

    “没什么,尽量别碰水,注意别吃刺激性的食物,过些日子就会好了。”

    “那你的意思是,我的脸上不会留下疤痕了?”杨漪焦急道,这才是她最关心的东西。

    那名医生顿了顿,随即斟酌道,“伤口愈合倒是没问题,可能会留下一点疤痕,不过,现在的技术这么达,做做整形的话,应该没问题的。”

    这话让杨漪登时放下心来,心想着等离开了这里,一定要去最好的医院整形,整的比林绮梦还要漂亮!

    同样的,这话也被刚刚赶过来的江羽诺四人听在耳中。

    江羽诺本来脸色暗沉,听了这话倒是缓和了好几分,相反的,杨兰兰则是恨恨的握了握拳头,满眼的不甘心。

    “诺,我没事了。”杨漪一见江羽诺,登时娇柔的伸出了玉手。

    可惜,江羽诺这次没吃这套,冲着医生说道,“你先出去吧。”

    那名医生点了点头,走出去的时候,随手将病房的房门关上了。

    这时,江羽诺阴柔的面上才沉了下来,冷声质问道,“杨漪,你老实告诉我,你去找那个冷初阳到底是去干什么了?别想糊弄我,也别把我当傻子!”

    “是啊,你倒是说说,别说人家想对你不轨,也不看看你的样子,人家那么帅,看得上你嘛!”江莎莎在一旁抱着肩膀帮腔,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杨漪的眼底划过一抹暗光,随即娇柔的讨好道,“诺,你别生气,听我好好解释嘛!”

    她伸手将江羽诺拉来自己的床边,媚声道,“是,的确是我去找他的,但是,我只是想探听一下这个男人跟林绮梦的关系,谁知道他对我那么粗暴,所以一气之下,我才说了那样的话,但就是因为这样,我也越确定了一件事!”

    “什么事?”

    显然,江羽诺被成功勾起了好奇心。

    “诺难道忘了在迦叶楼生的事情了吗?我怀疑这个林绮梦不简单,她不但跟那个男人有关系,跟陆世锦和耿言秋同样关系匪浅,所以,我觉得这是一次机会,一次属于江家和杨家的机会!”

    江羽诺眼睛一亮,登时被牵着鼻子走了,“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诺不是一直都很在意这个林绮梦吗,我觉得我们可以把她攥在手里,只要攥住了她,说不定就相当于攥住了耿言秋,陆世锦还有那个神秘的男人!”杨漪第一次收起了唇角的柔弱,暴露了潜藏的野心。

    “攥住?你说的容易,怎么攥住啊!”杨兰兰难以忍受的出言,尖锐的反问道。

    江羽诺不满的瞪了杨兰兰一眼,这才温声道,“小漪你有什么想法就说吧,不用藏着掖着。”

    “好啊,我觉得,我们可以……”杨漪一边看着杨兰兰,一边慢慢的凑到江羽诺的耳边,窃窃私语。

    杨兰兰的双眸妒恨交加,但也只能无力的看着江羽诺的双眼越来越亮,越来越盛,显然,杨漪的方法,相当的和他的心意。

    想必是叙述完了,杨漪才出声娇笑道,“只要咱们把照片握在手里,就不用怕那个林绮梦不听咱们的,到时候,她会成为诺你一个人的私有物,更会为你带来数之不尽的好处!”

    江羽诺虽然这些日子以来越的高傲自大,但总归肚子里还是有几分墨水的,当下没有脑袋一热就答应这个计划,而是思考了片刻,最终,眼底划过了一抹疯狂之色。

    “好吧,小漪,就按你说的办,但是,你记住,这件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翌日深夜,林绮梦跟耿欣雅等人游玩了一天,回到房间之后,脚步不由得一顿。

    因为时至夏日,度假别墅每一个房间,都被贴心的摆上了驱蚊熏香之类的东西。

    尽管还是那样的香味儿,但某萝莉还是第一时间现了不同。

    她的唇角登时露出了一抹甜美至极的笑容,走到桌子边,将桌上的冰镇果汁到了一杯出来,放在鼻端轻嗅,果然,也是被下了药的!

    林绮梦的笑容越梦幻,直接将手中的饮料一饮而尽,这才舔了舔唇角,意犹未尽道,“真让人失望呢,我还以为会有什么惊喜呢!”

    ----

章节目录

首长的萌狐妖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尽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尽欢并收藏首长的萌狐妖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