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亲我一下, 下三节都给你们放水。”

    被血虐得怀疑人生的谢闻星,在接过对面那个最好看的学长递过来的矿泉水时, 猝不及防听见了这样一句话。

    高二的学长们和他们约球赛,从比赛开始他们这些初三生就被按在地上摩擦, 其中就数这个学长打球最狠。好看的学长姓关, 谢闻星多多少少听过对方的传闻。

    家世好、成绩也很出众, 再加上还是校篮球队的主力……完美得不像个人。

    听说喜欢他的女生很多,但一直没有女朋友, 薄情的性子也是出了名的。突然在球场上对自己提这么个要求, 怎么想都很奇怪。

    谢闻星回过神来,笑了笑,“这是什么整人的新方法吗?”

    “不是。”

    “真放水?”

    “嗯。”

    “那我亲了, ”谢闻星挑着眉问:“就在这儿?”当着这么多来看球赛的女生、和两边的队友?

    想不到,对方竟然点了点头。

    谢闻星作势要往前凑,呼吸都缠在了一起, 关鹤也不躲不闪。在他们几乎真的快碰上时, 谢闻星突然往后一退:“我不卖色的。”

    他边说边笑,“输也是凭本事输的球, 学长你别觉得把我们虐得太惨不好意思,这种玩笑就不用开了。”

    关鹤看着他的样子,忽然喉头一紧, 明明才喝了水,他却觉得很渴。

    面前的人举止很轻佻。

    他很想要。

    “没有开玩笑。”

    谢闻星笑得更明显,“那我打完球亲你, 你先记着,后三节要给我们放水啊。”

    明显就没把他的话往心里去。

    关鹤也不和他争辩,嗯了声,恰好这时吹哨了。比赛又开始,关鹤的位置是小前锋,算是球场上的得分点,出乎谢闻星的预料,他居然真的在演。

    拿到球不好好投,截断的时候看似凶悍、实际都过于简单粗暴了,很容易就能带球过去。跟第一场面对关鹤时被打压得绝望的状态完全不一样。

    谢闻星心情有些复杂。

    第三节、第四节……

    谢闻星看见有人问关鹤怎么回事,需不需要换人,关鹤摇了摇头。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和关鹤说话的男生看了他这边一眼,突然开始笑。

    比赛结束,即使关鹤有意放水,初中部也依旧干不过高中部的其他学长,但整场打得比赛酣畅淋漓,大家都很兴奋。散场时,关鹤来找他。

    对方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关鹤的眼睛很好看,介于桃花眼和凤眼之间,眼仁是一潭乌黑。谢闻星突然就心虚了,“学长……你不会认真的吧?”

    对方没动唇,就轻轻嗯了声。

    谢闻星莫名一下起了贼胆,可能是被美色-诱惑,也可能是关鹤表现得太温和,他忍不住调戏了对方一句:“为什么?你喜欢我啊?”

    那个啊字被谢闻星说得轻飘飘,尾音成了轻声,像是小勾子。

    “喜欢。”

    居然猜中了。

    谢闻星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心情,他有些没反应过来,不小心就用了他一贯的态度:“可是喜欢我的人很多,学长你排个队吧。”

    他说完,才觉得哪里不对了。

    面前人眼神不浓不淡地看着他,谢闻星却突然感到了很强烈的压迫力,他甚至隐约毛骨悚然。

    好像惹到对方了。

    “排队可以,”关鹤说:“但我排的时间越久,想要的就越多。”

    今天只想要一个吻,到了明天和后天……

    谢闻星硬着头皮:“那我就不亲你了?”

    “嗯。”

    等对方走了,有一起打球的人凑过来嬉皮笑脸,“小谢哥,校草和你说什么了?”

    “说他爱我,还想和我打啵儿。”谢闻星非常诚实。

    “滚你妈,造谣不要脸。”可惜没人信。

    被笑骂了几句,谢闻星终于缓过来了一点。想起关鹤刚才说话时的语气……

    操了。

    平生第一次,他被一个男生吓得有些脚软。

    关鹤发现,谢闻星比他想象中还要有趣。

    不得不承认,大多数人都是俗气的,他也没能免俗。他对谢闻星的喜欢,最开始是因为艺术节上对方抱着吉他唱歌的样子很漂亮。

    他喜欢谢闻星的脸和声音,还有那种让他眼前一亮的气质。

    接触一段时间下来,谢闻星的性格也很对他的胃口。

    越陷越深了。

    也不知道谢闻星是慢慢对他有了好感、还是觉得他追他的样子很有趣,渐渐地,两个人开始有了更深的接触,有时候会一起去学校附近的网咖玩游戏。

    当时大概没有男生不会lol,关鹤也会,但他在游戏上花的时间不如谢闻星多。他原本比较擅长的也是ad位,但谢闻星要玩,他就让着他,玩辅助帮谢闻星抗伤害、给视野。

    “太感动了,”眼看着关鹤搭配为了搭配自己的金克丝锁了个机器人,谢闻星道:“其实我们可以试一下双射手……”

    “然后被打爆。”

    “有我在,不会的。”在游戏上,谢闻星一直很自信。

    过了一会儿,游戏开始链接了。

    谢闻星突然问:“学长,你一直都会让着我吗?”

    关鹤侧头看了他一眼,他很清楚地记得谢闻星说这话时的场景。机械键盘上面的光是变幻的彩虹色,谢闻星还没来得及戴耳机,桌上有一杯冰可乐。

    那是关鹤第一次,在谢闻星眼里看见了松动和略感迷茫的情绪。他想要的猎物第一次露出了破绽,毫无疑问,这是拉近关系的好机会。

    “一般情况会的。”

    “那什么时候不会?”

    “真想听?”

    谢闻星点了点头,关鹤心里又多了几分底,会对他的答案好奇,谢闻星对他已经有了兴趣。

    他靠过去,小声说:“上了床就不让你了。”

    虽然男生之间的尺度一般都比较大,这也是关鹤第一次在谢闻星面前说荤话,他以为按照谢闻星的一贯表现,这时也会调笑回来。

    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

    谢闻星猛地往电脑椅里一靠,一下就把耳机戴在了头上。脸不看他,却的的确确是红了。

    在……害羞?

    有次一起上厕所,他和谢闻星比了谁比较远。出来洗手时,关鹤感觉谢闻星一直在偷看他。

    他突然转头,被抓包的谢闻星有些慌张:“啊……你……啊我去。”

    “骂我干什么?”

    “你他妈,”谢闻星憋了半天:“好变态啊你……”

    关鹤想了一会儿,看了看对方发红的耳朵,微微勾唇角:

    “我当你夸我了。”

    那时候两个人的关系已经有点暧昧了,他会和谢闻星喝一杯奶茶,偶尔抱一抱、捏一捏手腕谢闻星也不会抗拒,下雨天挤一把伞成了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说话的时候,他们会习惯性直视彼此的眼睛。

    所以开点越界的玩笑,也不算过分。

    “我变态,”关鹤顿了顿,笑着问:“舒服的不还是你吗?”

    那天晚上谢闻星做梦了。

    按照惯例,本来应该梦见女人或女孩,谢闻星却破天荒梦见了一个男生。

    更惨的是,他是承受的那一个。

    半梦半醒间他哑着嗓子喊了关鹤的名字……

    很恐怖。

    谢闻星自己把自己吓醒了,他在晨曦中睁大眼睛,觉得倍受打击的同时,又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开心。

    变成同性恋,好像也不算太糟糕?

    很刺激啊……

    在一起之后,关鹤开始管他的方方面面。

    对以前的谢闻星来说,只要胆子大,天天寒暑假,和关鹤处对象之前,对方明白自己没立场太过分,基本不插手谢闻星的个人生活。

    成了男朋友之后,情况急转直下。网吧通宵没了、酒吧唱歌赚零花没了、作业要自己写,写不好要被怼,每次关鹤一怼他,谢闻星就秒怂。

    有次他被关鹤从花花世界抓回来写作业,黎衍难得站在了他这边,趁关鹤去买饮料,小声逼逼,“操,有时候我都觉得阿鹤这个控制欲……你很辛苦。”

    黎衍一脸同情地看着谢闻星,他把自己和谢闻星互换角色想了一下,即使身为关鹤的走狗,黎衍依旧瞬间头皮发麻。

    “还好吧。”

    “阿鹤出去的时候脸都是阴的,”黎衍道:“你真的觉得还好?”

    在他看来,关鹤生气基本能排上人生最恐怖的事件top前三。

    “真的还好。”谢闻星笑了笑,语气懒懒的。

    他这个人,有时候无意间就会显得对什么事都漫不经心,也是因为这层气质,黎衍最开始总觉得谢闻星在溜着关鹤玩。

    等关鹤回来,把冰的水果茶放在谢闻星桌上,谢闻星越过水果茶去拉他的手腕。

    他说,“我一个字都不会写。”

    关鹤看了他一眼,声音淡淡的:“一节课都没听?”

    黎衍简直要被关鹤的样子吓死了,在心里祈祷血不要溅到老子身上,也就是在这时,谢闻星笑了一下:“没听,等你教我。”

    黎衍清楚地看见,关鹤原本微蹙的眉头松开,眼里还爬上了一点笑。

    黎衍目瞪口呆。

    原来小谢还会撒娇?

    原来阿鹤还很吃这一套?

    分开的那几年,谢闻星知道自己一定过得比关鹤糟糕。

    关鹤是个很理智的人,理性大于感性,即使再难过,那些情感大概也在他甩掉关鹤的那个雨天被对方干干净净埋了起来。

    但他不一样。

    他的噩梦里,一定会有雨。

    只要是糟糕的梦,就有哗啦啦的落雨声。

    但如果是美梦,谢闻星一定会梦见阳光、球场、摊开的课本,少年说话时明亮的、一瓣桃花似的眸。

    反正这些让人开心的东西组合着来。

    醒来后怅然若失,谢闻星觉得自己很孤单。

    【时间全球粉丝后援会】微信群:

    时间:【你昨晚真去给老板唱歌了?】

    flash:【哥不是都提前下播了吗】

    eve辅助:【很狗】

    谢闻星:【……唱了】

    时间:【哦哟,浪漫的】

    flash:【哦哟,浪漫的】

    eve打野:【为什么有个省略号?】

    谢闻星:【因为最近都不想唱这首歌了】

    没脸面对自己写的歌了。

    关鹤居然逼他在那个时候唱歌,还必须完完整整唱每一句,不能跑调。

    想起来谢闻星就觉得脸颊发烫。

    关鹤这个人……有时候实在坏透了。

    时间:【……我好像猜到了什么】

    flash:【????】

    谢闻星:【请你安静】

    eve辅助:【快!把弗狗踢出去!他还是个宝宝!】

    eve打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的好黄色】

    flash:【????到底怎么了】

    这次没人回答他了。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是不是很甜!

    嗯新文求预收呀,戳我专栏能看见嘻嘻嘻,叫好想对你说

    也是校园文,万人迷攻x小美人受,很甜的-3-不甜可以掐死作者(bu)

章节目录

你亲我一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你亲我一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