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在一个脏乱无比的地下室里发现了宋宇晨和他的同事。

    脚步声在幽暗的楼道里显得尤其清晰,甄悦紧跟在辛安的后面,每踏下一个阶梯,她的心不由得又沉重了几分,潮湿、阴冷、昏暗,好似有一双手紧紧地扼着她的心脏。

    他们在一扇铁门前停下了脚步,甄悦依照辛安的指示,后退了几步,但眼神却没有退却,紧紧地盯着它。

    辛安和同行的另外两名男子一齐用力地砸开了那扇小铁门,哐当一声,小铁门快速地被弹回到斑驳的墙上,在这逼仄的密闭空间里好似一声巨响,重重地落在了她的心里,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被眼前的场景惊到了,眼泪刷的流了下来。

    借着外面透进来的一丝光线,甄悦看到潮湿的地面上躺着两个毫无知觉的男人,肮脏的水发出一阵一阵怪异的味道,并且不知不觉地渗透和蔓延到他们的头发、衣服和脚上。

    甄悦紧抿着唇,一步一步地走近,看着辛安利落地翻过了其中一个男人,看清楚了他的脸后,不停地喊着他的名字,随后辛安迅速地背起了他,疾步往地下室外走去,无暇顾及她的反应。

    而他身后的两名男人,负责把躺在地上的另外一个男人扛着出去。只剩下她一人,

    她没有任何的动作,靠在凹凸不平的墙面上,她急促地呼吸着,慢慢地沿着墙面下滑,她蹲了下来,捂着眼睛靠在膝盖上,眼泪不停地从指缝间流了出来,止也止不住。

    地下室里又传来一阵脚步声,甄悦连忙抹了把脸,站了起来,走出了这个密闭空间,然后看见了折返回来的辛安。

    “他还需要你照顾。”辛安沉默了几秒,说道。然后拉起了她的手,直往外面快步走着,“我已经联系好了医院,现在就走。”

    甄悦稍稍平复了下内心的情绪,跟着他的脚步走出了那个昏暗的楼道,马不停蹄地匆忙赶往了离附近最近的医院。

    宋宇晨和他的同事被关在地下室整整一个星期,前几天还有人于心不忍给他们送些吃喝,但被其中的“老大”发现后,他们便知道了自己接下去的命运,人贩子团伙是想把他们饿死,悄无声息地死在这间地下室,等到有人发现了他们的尸体,恐怕也是很久以后了。

    他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仍心有余悸,以前也有过类似的事情,但从未像这次,徘徊在生死边缘上,一只脚已经踏进了死亡线,一不及时,有可能整个人都回不来了。

    “明明已经饿得不行了,我们俩还在想着是不是要写封遗书,怕这次真的回不去了。”他靠在病床上,虚弱地笑着说。

    甄悦忍不住握住了他的手,沉默地看着他,却不知该说什么。

    宋宇晨转过头,朝她笑了笑,握紧了那几根纤长的手指

    “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他问道。

    甄悦的视线从他含笑的脸慢慢地转移到两人紧握着的手上,认真地想了想,抬起头,看向了他:“我有很多缺点,你见到的或许恰好是好的一方面。”

    “我也有很多你不知道的缺点,这样不是扯平了吗?”宋宇晨笑着说。

    “你知道的,我的工作性质注定了我不可能像别的女孩子一样谈恋爱,两人约会也得时刻注意着周边有没有偷拍的记者。”

    宋宇晨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我好歹也是经常出镜做采访,没有成万的粉丝,也有上千的吧。”他顿了顿,“所以啊,这些都不用担心。”

    他重新握紧了她的手,脸上的笑容越放越大。

    病房门口传来一阵清咳声,两人转过头发现门口倚着几人,一脸坏笑地看着他们,想来是听到了两人的谈话,但只有辛安,神色淡淡的,目光平静地他们。

    甄悦松开了手,顺势站了起来,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这些都是宋宇晨多年的好友,关系比较亲近,对他们俩之间的事情有所了解。之前他们打趣她的时候,她还理直气壮地反驳着,现在却被他们看到这一幕……

    “这些都不用担心,放心,有我在。”其中一人伸手就来,握着了旁人的手,捏着嗓子,轻声细语地模仿着刚才听到的话,还自由发挥了一些。

    旁边的人忍受不了,直接甩开了他的手。

    宋宇晨无奈地笑了笑,说:“你们有带水果来吗?没带的话赶紧去医院门口带点过来,我们家阿悦爱吃水果。”正说着,他被甄悦拍了下手,一转过头,看见她的脸色微红,瞪着他。

    “带了带了。”刚才模仿的那人提着一个水果篮走了进来,“嫂子你多吃点,把他那份也给吃了啊。”

    甄悦不做声,任由他们打趣着。

    ————————

    甄悦自在《雨中舞》里大放光彩后,演艺之路似乎平顺了很多,各种种邀约不断涌来,其中不乏比较不错的电影剧本,工作安排得满满当当的,连带着感情都非常得意。

    虽然两人平时工作都忙,但每天晚上必通电话,讲着彼此这一天的工作和生活。

    宋宇晨偶尔也会来探她的班,给她带各种好吃的,或者晚上接她回家,但来的时候比较低调,所以大家只知道甄悦有个男朋友,却不知这位男友的身份,猜测纷纷。

    在她和辛安再度合作新电影《兄妹》时,她与辛安的绯闻再次被翻了出来,加之之前曾有知情人看到疑似辛安的男子出入她的酒店房间,更加让不少的粉丝相信了她与辛安的交往。

    甄悦某次指着那条新闻,对宋宇晨说:“你说我要不要澄清一下?身为你的女朋友,竟然和你的好友传绯闻,对你很不公平哎。”她又有些犹豫,“还是算了,澄清了以后,如果发现你是我的男朋友,这事肯定对你的工作有影响。”

    宋宇晨显得不以为意:“我倒是没什么,不过如果是别的男人,我就要吃醋了。”

    甄悦笑笑,给他捏了捏肩膀:“那我就让陈婕给相熟的几个记者透个口风,就说是另有其人。”

    “随你怎么做,你开心就好。”

    几年之后,甄悦凭借着电影《平安街》正式走向了国际的舞台,这部被国际xx电影节评为最佳外语片的电影,让很多外国观众记住了这张美丽的东方面孔以及她在影片里精湛的演技,一时之间风头无两。

    甄悦在《天下》首映礼上,正式宣布息影,众人哗然。

    五个月之后,她和宋宇晨在某酒店低调了举办了婚礼,低调到婚礼上只有双方的亲友,再无其他人。

    她在息影后,攻读母校的硕士学位,之后便留任执教,培养明日之星。

    此后,从她手里教过的学生大部分进入娱乐圈打拼,成绩不俗,其中毕业的一个班,被称之为明星班,影帝成琰和韩哲,影后王蕴仪,导演张智锦等都出自这个明星班。

章节目录

甘之如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再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再思并收藏甘之如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