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稍定了定神,米可朝医院部走去,却并没有直接走向住院部,而是去了大厅。

    左右也没看到小乐护士的身影,米可忍不住跑去护士值班室去询问。

    “这位小姐,请问你知道小乐护士在哪里吗?就是那个专门负责照顾彭清患者的那个护士?”米可声音温和,一脸微笑,声音听起来如三月春风,怎么也看不出此时正背负着有多大的伤痛。

    护士正坐在电脑前忙碌着,并不打算搭理米可,这让米可很奇怪。

    一个值班护士而以,怎么会这么忙呢?

    “护士小姐,请问”

    “我说你能不能等我一下,我正忙着偷菜呢,先等一会儿啊,我马上就好”护士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米可的再次询问,眼睛直直的盯着电脑屏幕。

    米可错愕,没想到护士忙成那样只是为了一个游戏而以,忍不住提醒那位护士叫她不要玩忽职守:“这位护士小姐,难道你没看新闻吗?就是因为某个医院的值班护士在值班期间玩游戏偷菜,导致一名五个月大的婴儿来不急急治而无故丧命。你就没有感觉良心难安吗?如果因为你的玩忽职守而导致那样的事生,你会受到丧者亲人的唾骂,更会受到社会的谴责,你的行为更是在贬低护士的高尚品德,也是在践踏救死扶伤这个崇高的职业”

    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这种事,米可实在接受不了让这样的护士去坚守她的职业操守,这样只会让无辜的生命葬送在她的手上。

    也许是米可的话点醒了那名护士,护士小姐抬起头,深深的看了一眼米可,又转过头将电脑关了,站在值班室里,对着米可深深的鞠了一躬。“谢谢你点醒了我被游戏蒙蔽的心,也让我知道自己会被那么多想要活下来的人需要,你更是让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对此,我向你郑重的说句,谢谢”

    被护士的举动弄得不知所措,米可有些慌乱,她只是来这里找小乐的,并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种事。

    她也只是出于自己的心做觉得对的事情而以。

    “你毋须谢我,只是我也是病患者的家属,能够体会到病患者所背负的痛苦,没有人想要受到病痛的折磨”说起这个,米可的眼角微有些湿润,家属这两个字,她现在说出口,为何会觉得如此的沉重。

    “你刚是说要找小乐吗?她要晚上才来值班,小护应该就是照顾你妈妈的护士吧?看你紧张成这样,你一定很爱你的妈妈”护士走出值班室,当面走到米可面前说话。以前她总觉得只要来医院的人都是有求于她,她不需要给别人什么好脸色,哪怕人家再卑微的跟她说着什么,她也只是巡例说着一些无关痛痒的语句,根本就不会真诚的去为他们排解困扰。

    值班室就是她的王国,她就是王国里的女王,她凭什么要一听到别人说什么她就跑出去为人家解释那些无谓的事情。

    可现在不同,她依旧是女王,但是一个知道怎么去为更多人创造健康的女王,是一个被别人需要也被自己需要的女王。

    米可不知道面前的护士从哪里看得出来她和彭清的关系很好,听到妈妈两个字,她都觉得很可笑。

    她这二十几年,一直都活在所谓的妈妈编造的谎言里不自知。

    撇开心里的阴隐,米可扯了扯嘴角“我找小乐有点事,你有她电话吗?我平时上班比较忙,有时可能不能经常来这里看我妈妈,所以想托小乐多帮我照顾一下她,顺便也想及时了解一下我妈妈的病情”说到妈妈两字时,米可顿了顿,为了不让护士起疑,她也只好这么先称呼着了。

    “嗯,这个我懂,不过按医院的规距,一般内部人员的电话是不能随便给病患家属的,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不过我看你也不像什么坏人,还好心点醒了我,小乐电话的事就当是我回报给你的一个答谢吧”护士走回值班室,在纸上写下小乐的电话,顺便拿着一个巡例检查的单子走了出来。

    假装在看病例单,护士偷偷将写有小乐电话的纸条塞给了米可,又说了几句专业的医学术语,便走开了。

    两人就像根本就不相识。

    米可也了然,将纸条紧揣在手里,一脸平静的上了二楼。

    如果一个人的好坏是能看她的脸就知道的话,那她这二十几年,为何就没看出来彭清不像好人呢?

    嘴角扯过一抹冷笑,米可在彭清病房前深呼吸几口气,强装镇定的走进了病房。

    ps:收藏哦,亲们别忘了,不收藏就没肉吃了,没肉吃的日子不好过哦,么么——

章节目录

恶魔总裁:前妻休想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安浅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浅言并收藏恶魔总裁:前妻休想逃最新章节